破解软件排行榜前十名

Posted In: 未分类

   会议很快结束。

   桥本枫在宁凡的陪同下准备离开。

   临上车的时候,宁凡终究没有忍住内心的疑惑,问道:“课长,白泽少现在?”

   “他?哼,被调入特高课,当了一个闲人”

   “你不用担心他,这次撤他就是池上大佐下的命令,所以他不会再回侦缉队了”

   “好好干,让我早日看到你的表现”桥本枫拍了拍宁凡的肩膀。

   “课长放心,不会让课长失望”

   ……

   很快。

   白泽少被一撸到底,以及宁凡接任侦缉队大队长的消息就传了出去。

   一时间,所有人都心思各异,不过大家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宁凡身上。

   至于白泽少的下场,去处,已经没有人关注了。

   气质与清新成熟与可爱

   人情冷暖不外如是。

   当然。

   并不是所有人都如此。

   警察局局长毛俊却和大家的观点相悖。

   “姐夫,要我说,白泽少现在根本就不值一提,你怎么还那么关注他”方贵不解的看着毛俊。

   “要不咋说你年轻”

   “咋了?”

   “我问你,白泽少现在在哪?”

   “特高课”方贵回答道。

   “你觉得一个被日本人放弃的人,能够进入特高课?特高课那是什么地方,你很清楚”

   “别说我们了,就算是日本人恐怕都难以加入”毛俊提点道。

   “姐夫你的意思是白泽少并没有失宠,以后还会回到侦缉队?”方贵诧异的看着毛俊

   “回不回侦缉队我不知道”

   “不过我估计回去的可能不大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白泽少并没有外面传的那么落魄”

   “而且,他被撸下去又不是第一回,就凭他和池上慧子的关系,我就不信他会就此沉浸”

   “况且,这个人的能力还是有的”

   “那姐夫,白泽少和池上慧子到底什么关系?”方贵满脸的八卦。

   “我哪知道”

   “还有你不知道事情”方贵小声的嘀咕了一句,根本就不相信毛俊的话。

   “你说什么?”

   “没什么”方贵笑嘻嘻的说道。

   “你这样,等会就去请白泽少,就说我请他吃饭”

   “就说是为了答谢他救你姐姐的回报,我会在家里请他”毛俊安排道。

   “我现在就打电话”

   “不能打电话,你亲自去请”毛俊阻止了方贵的动作:“这样才可以显出我们的诚意”“明白了”方贵转身离开。

   ……

   当白泽少看到说明来意的方贵的时候,实在有些意外。

   毛俊什么人,那可是见风使舵的老手。

   竟然会在这时候请他吃饭,而且是在家里,太奇怪了。

   不过,既然毛俊都不怕,他就更不在意,所以很干脆的坐上方贵的汽车朝着毛俊家里赶去。

   很快就到了。

   听到车声的毛俊在白泽少下车的时候,就出现在了门口。

   “老弟,你来了”毛俊笑着问候道。“毛局长实在太客气,我真的是愧不敢当”

   “叫什么毛局长,这么见外,以前你可是老哥老哥的叫,怎么,进了特高课就看不起老哥了”毛俊故作不满的说道。

   “老哥,是我的错,等会一定多喝几杯”白泽少配合的说道。

   “这就对了,走,赶紧进去,你嫂子早就做好饭了”,毛俊搂着白泽少走进了房间。

   一进门。

   白泽少就看到了毛俊的妻子还有儿子。

   随将手里提的专门给他们的礼物递了过去:“嫂子,这是一盒进口化妆品,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”

   “怎么会不喜欢,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东西”

   毛俊的妻子满脸欣喜的接过东西,然后道:“你们先做,我去将菜端出来”

   很快。

   一大桌丰厚的饭菜就出现在了白泽少的眼前。

   而毛俊的妻子还有儿子,甚至方贵都很识趣的离开了,饭桌上只留下白泽少两人。

   “老哥,我敬你一杯,感谢你这个时候还请我吃饭”白泽少说完直接将手里的酒全都喝了。

   “老弟,你太客气了”

   “别人不知道你,我还不了解,你可是有本事的人”

   “龙游浅滩,终有再次腾飞的一天”毛俊意味深长的说道。

   “老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消息”白泽少试探的问道。

   “我哪有什么内幕消息,我就是觉得老弟不会被搁置太长时间的,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再次启用”毛俊打了一个哈哈。

   “那我就借老哥吉言了,干”

   “干”

   接下来的时间,两人一边吃饭喝酒,一边随意的闲聊着,气氛很是融洽。

   大概持续了两个小时,酒足饭饱的两人结束了这场家宴。

   回到家。

   胡胭脂看着满身的酒气的白泽少道:“你这是喝了多少”

   “没多少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”白泽少好奇的问了一句。

   刚才方贵接他的时候,胡胭脂还没有回来。

   “我收到你的消息,就赶回来了,不想你刚离开”

   胡胭脂随意的解释了一句,注意力就放在白泽少被撤职的事情上:“我都听说了,你怎么会那么冲动,竟然当众想要枪杀日本人”

   “情况紧急,我只能如此,具体为了什么,你就不要操心了”白泽少敷衍的说道。

   ‘“好吧,反正你自己小心点,我去给你熬点醒酒汤”

   看着胡胭脂的背影,白泽少摇了摇头。

   他今天的举动估计会让很多人感到不解与狐疑,但他却没有丝毫的后悔。

   如果不是他那么一闹,恐怕农先生根本就没有办法成功脱身。

   更何况,现在的他只是被撤职,又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。

  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。

   进入特高课说不定有机会接触到王精卫和日本人的秘密。

   这些机密内容,在侦缉队可没有办法获得。

   “来,汤好了”胡胭脂的端着一个小碗走了出来,打断了白泽少的思绪。

   “谢谢”白泽少接过碗筷,客气了一句。

   “没事”胡胭脂摇了摇头。“嗯”

   顾不上在说话,白泽少猛地低头喝起汤来,却没有看到胡胭脂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复杂。

   尤其是,嘴巴张开闭合了好几次,想要说些什么,但终究没有讲出来。

   “啧啧,不错,还有没有,再来一碗”白泽少喝完之后,意犹未尽的说道。

   “有了,我给你去拿”

   “嗯”

   随后。

   喝的差不多的白泽少直接睡觉去了。

   fpzw



破解软件排行榜前十名已关闭评论